首页 > 两性 > 性爱 > 正文

哥哥快进来都湿透了 嗯嗯 好哥哥 用力

作者:佚名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4-11-20 00:14:01
点击:

蕾蕾把头靠在浏阳肩膀上,说:“我刚才看了一个鬼片,说一个负心的男人把自己的女朋友杀了,然后砌在了家里的一道墙中,后来他的女朋友变成的怨鬼附在他现在的老婆身上,找他报仇……”

嗞一声,一屡青烟伴着一股皮肤焦糊的味,窜进浏阳的鼻子里,这时他才感觉手上火燎燎的一痛,原来是烟灰头掉在了上手,他赶紧抖落手上的烟灰,多年前的一幕像个精灵飞进他的脑海里。“哎呦……”那是浏阳第一次偷偷学抽烟的时候,烟灰不小心掉在了手上,浏阳被烫得叫了一声。

“阳阳疼吗?一个细细的声音,在浏阳耳边响起。浏阳转头冲着青梅竹马的小梅说:“没事,不疼。”小梅还是紧张地拿去他的手左看右看,然后吹了有吹,弄得浏阳心里痒痒的,一反手把小梅拉在怀里,按倒在地上,小梅没有挣扎,脸红红的闭上了眼睛,这更助长了浏阳想要她的欲望……就在那一天,在浏阳家的麦地里,俩人偷尝了禁果。

那时的浏阳还是个敦厚老实的小伙子,可是他们的婚事却遭到了小梅家里的反对,原因就是他家穷,为了能娶小梅,浏阳背着行李卷出门打工,遇见的第一个老板就是现在的岳父。

浏阳爱小梅,可是到了大城市之后,他才知道,爱情根本比不上金钱的重要。所以他选择了金钱,也选择了蕾蕾这个娇小对他一见倾心的城里富家女。

偏巧浏阳装修新房的时候,小梅找上了门。俩人发生了争吵,小梅威胁浏阳说:“别想甩了我,我不会让你好过的。”说着她就要找蕾蕾坦白他们的关系。浏阳又急又怒,拉住小梅,可是怎么也不能让她安静下来。所以他就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,一直到她一动不动。浏阳面对着小梅的尸体,又惊又怕,慌乱之中他看见专修用的材料,灵机一动把客厅的一面墙凿开,把小梅的尸体砌在墙里。

“砰砰……”墙里发出一阵怪响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挣扎。

这声音让浏阳脸色大变,猛然站起来大声吼道:“谁?是谁?”

“阳阳,我的阳阳……”声音幽幽怨怨。

浏阳很害怕,浑身因为激动而发颤,他紧紧地盯着墙,只见那面墙上发出一阵轻响之后裂开,在裂缝出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掌。

浏阳抱着头用尽所有的力气,带着崩溃后的恐惧发出一声尖叫昏了过去。

蕾蕾见浏阳昏死过去之后,嘴角微微一笑,然后嘴里哼着歌,一点点用手把墙上的土扣下来。最后费力的把浏阳放进墙里,然后看着墙里面的一人一尸,疯狂地哈哈大笑,直到笑出了眼泪……
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qldsw.com 齐鲁都市网 版权所有
本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害您的权益,请立即告知,我们将及时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