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两性 > 性爱 > 正文

哥哥快进来都湿透了 嗯嗯 好哥哥 用力

作者:佚名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4-11-20 00:14:01
点击:

浏阳脸色一沉拿起一碗地瓜粥问道:“说!谁教你做的?”说完他使劲的把地瓜粥仍到了地上,碗在地上啪嚓一声炸开,黄呼呼的粥洒了一地。

蕾蕾脸色一变,掩面跑进了卧室,不一会卧室了传来了呜呜的哭声。

这哭声让浏阳更加心烦意乱,拿起外套逃一样冲出家门。

从那日浏阳摔碗开始,他们夫妻就在冷战。浏阳公司里的老板也就是蕾蕾的父亲,他的岳父,今天找他谈了半日,大致意思是让他主动和蕾蕾道歉,这让浏阳感到极其郁闷,但是却也不敢不从。于是下班回家的路上,浏阳特地买了一束红玫瑰打算回去哄哄蕾蕾。

浏阳抱着红玫瑰,慢慢地向家走去。几日前的不快又浮现在他脑海里,为什么蕾蕾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?真是令人匪夷所思,就在浏阳想得入神的时候,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响起:“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,小心冤鬼找上门来……”

浏阳脸色大变,大喝一声:“谁?谁在说话?”说完他紧张地环视着四周,只有人行道的长椅上躺着一个衣衫偻烂的乞丐,远远看见乞丐脏兮兮的脸上,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,那半张着的嘴就像是一个深幽幽的洞,在他看过去时,这个洞微微一动,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弧度。

浏阳魂不守舍地回到家,蕾蕾正窝在沙发上看韩剧,他走过去,把花放在蕾蕾怀里,蕾蕾伸手挡住。浏阳深吸了一口气,换上一副笑脸挨着蕾蕾坐在她身边。也不说话只是强行把蕾蕾搂在怀里,开始蕾蕾挣扎了几下,渐渐安静地窝在他怀里,气呼呼地说:“干嘛?这就算道歉啊?”

浏阳一把把蕾蕾按在沙发上,手伸进她的衣襟里……蕾蕾脸红了,一种兴奋的红润。就在浏阳俯下身想要亲吻蕾蕾的时候,他感觉墙上有了异样似乎有什么东西突了出来,他一愣之下抬头盯着墙看。

蕾蕾推开他坐起来说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怎么?”浏阳也坐起来,并且点燃一颗烟,使劲地吸了一口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qldsw.com 齐鲁都市网 版权所有
本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害您的权益,请立即告知,我们将及时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