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两性 > 性爱 > 正文

哥哥快进来都湿透了 嗯嗯 好哥哥 用力

作者:佚名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4-11-20 00:14:01
点击:

浏阳厌倦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蕾蕾,这个女孩除了钱,没有一样是他中意的。身材矮小瘦弱,一张娃娃脸,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他叹了口气,稍微缓和了一下内心的恐惧,转身去了客房。浏阳躺在客房的床上,翻来覆去,迷迷糊糊中他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他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四处都是无边无际的稻田,浏阳认得这是他乡下的老家,他走着走着。突然听见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呼唤道:“阳阳!我的阳阳……”这呼唤声像一把利刃划过耳膜,让浏阳疼得浑身颤抖。他很怕,发疯似的向前跑,不知道跑了多久,他实在支持不住了,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喘息,突然他看见眼前有一双脚,一双女人的脚……这双脚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苍白,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。

“谁?”浏阳嘶声喊着,并且抬起了头……

抬头的瞬间,他被人摇醒。他大叫一声坐了起来,见蕾蕾站在他床前,显然被他的惊叫声吓了一跳。在一看室外,阳光明媚,好一个清新的早晨,可他全无心思欣赏,他似乎在沉思那双脚的主人是谁?

蕾蕾见他愣神,拍了他一下,柔声叫了句:“阳阳……”浏阳只觉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瞪着眼睛吼道:“谁让你这么叫我的?”蕾蕾本来愉悦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,半晌才委委屈屈地说:“没人教我,是我想这样叫你。”

浏阳还想发怒,但是看见蕾蕾一副无辜的样子,硬生生地把责骂的话咽了回去,说:“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。”

“哦,吃早饭了!快起来吧!”蕾蕾说完转身走出了客房。

浏阳答应了一声,魂不守舍地穿好衣服。当他走到饭桌前的时候,他再一次呆了,饭桌上竟然摆着一盆黄呼呼粘稠稠的东西,蕾蕾一边盛着这东西,一边说:“今天早餐,咱们吃地瓜粥。”

“地瓜粥?”浏阳惊愕的看着蕾蕾,不知道她搞什么鬼,要知道他们家早餐清一色的牛奶面包,结婚一年来从没改变过。今天这是……?

蕾蕾见他傻傻呆呆地站在桌子边上愣神,笑着说道:“快吃呀!你们家乡早餐不是爱吃这个吗?”

>更多相关文章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qldsw.com 齐鲁都市网 版权所有
本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害您的权益,请立即告知,我们将及时删除!